加入收藏 繁體


《万家科学画报》杂志报道发烧的学问和猫腻
时间:2014/10/17 10:54:37   来源:本站原创
游览数:   回复数:
简介:音响是如何影响生活的,科技在音响、音乐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发烧是玄学还是科学,怎么看穿发烧营销里的那些把戏?借着首次做客阳江十八子的世界音响博物馆之机,我们邀请了极典科技的曾德钧先生与十八子李积回,与《万家》主编李国庆、编辑一起探讨发烧的学问和猫腻。

发烧的学问和猫腻
音响是如何影响生活的,科技在音响、音乐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发烧是玄学还是科学,怎么看穿发烧营销里的那些把戏?借着首次做客阳江十八子的世界音响博物馆之机,我们邀请了极典科技的曾德钧先生与十八子李积回,与《万家》主编李国庆、编辑一起探讨发烧的学问和猫腻。
录音的创新

红音堂与瑞鸣

圈子言论

模拟数字化
李国庆:第一,我们好久没来了,自从音响博物馆开张,这还是头一遭,另外,我们准备新开一个聊天的栏目,一起聊一点感兴趣的东西.像这次可以聊音响、音乐。
李积回:好啊。现在放的是粤剧,你知道吗,我买过好多粤剧,几乎都买遍了,为什么呢?感觉粤剧不行了,这相当于是广东的歌剧啊.人的声音没变,但配乐老是二胡呵、梆子之类的,就好像以前的京剧。
李国庆:昆曲现在就搞得蛮好了。
李积回:对,它必须要创新。我说创新,不是唱法的创新,粤剧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但人声以外的东西要革新了。我上次人大还提过议案,要提升广东文化,就要从粤剧开始。
李国庆:瑞呜唱片录制的民乐,我听过感觉不错啊。
李积四:是,但他们不熟悉广东这块,他们对京剧就很在行.
李国庆:但瑞鸣的录音效果很好。
李积回:我知道,但瑞鸣也分了,有人去做红音堂了。
张巍:我说呢,之前有个红音堂的新唱片《倾国倾城》推广还@我了一下,我看那个封面根本就是《粉墨是梦》啊。
李国庆:我觉得这个也走到极限了,国内这类型的唱片也是没有创新刚开始还不错.你说《粉墨是梦》、《国色》都还好,现存也不行了。
李积回:有点乱了,他想迅速来进行市场的开拓。
曾德钧:不过他们还是有创新的,相对于其他唱片公司这方面还是有点想法的。你们放的碟是自己录制的?
李积回:对,我想在下面搞一个音乐博物馆,对音响做一个补充,因为很多参观者来这里说不想只看这些硬邦邦的东西。所以,我们有几个想法.第一是在音乐博物馆里精选一些唱片,包括黑胶、母带、CDDVDLD等,再搞几个房间,把那些精选唱片转录到硬盘。就是说,你来博物馆,你可以看唱片.但你看中哪一张,选中就可以听。
张巍:这踉我们在台湾风潮唱片体验的经历很接近啊!
李国庆:对,风潮就是把店里卖的CD音乐放在电脑里,然后想听,就点平板电脑里的封套就行。
李积回:这只是我们初步的设想,我就是想把音乐和音响结合在一起.你进到房间里,这早就有一个 iPad或者触摸屏,周边全部是唱片,想听什么,输入唱片上面的编号,然后你就可以在这里同时欣赏音响和音乐了。
李国庆:这个,和曾总现存在做的云音乐的想法很接近啊。
曾德钧:这对我而言是很容易实现的。
李积回:哦,那是数据库。数据库太大了,那等于是人在海里面游,你得有目的才行另一方面,封面欣赏是有艺术感的,看唱片是最能发现价值的,但买的音响每天都存消耗。
李国庆:李总每天还会花多少时间来听?
李积回:这已经是一个习惯了。因为我很早就起床,六点多起床听一段时间.然后再上班,有时候听的时候心里有感触,就写一段在微博上。我会在楼下音乐博物馆里搞五到六间旗舰,全部调试到位,然后走廊也全部是唱片,可以听,可以看,我觉得这种互动会激发人更多的兴趣点。
李国庆:但是,你的精力够么,这又是项_大工程啊?
李积四:老实跟你说,为什么我这里一直没收费。他们参观的人说愿意给我收费,但收费就会提要求啊,但是要求我们可能满足不了,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李国庆:(笑 )对,就是收费不能提供服务。
李积回:对,这就是音响博物馆不收费的原因。但下面的音乐博物馆我可以收费,还可以送唱片,就好像音响展一样。
李国庆:其实你都可以跟版权商合作,出一些到你博物馆的纪念碟。
李积回:哎,我有一张,是Leo Fung给我做的。
张巍:哦.KEF 50周年也有请LeoFung (冯伟围)做了一张唱片。
小众作坊的品质

张巍:其实我一直都有个小问题,就说”(Naim),它是家族小作坊式的,关氏功放,它也是小作坊式的,HP-P1这种耳放也是小作坊的,为什么外国的小作坊在产品品质声音稳定性各方面就比国产的好呢。老关在自己的博客里也说过,他的MA- 1有点小瑕疵,他说你买我的东西就是认可我的声音,但瑕疵也跟你说清楚,这个瑕疵短期内还解决不了。我不明白的地方是,这个瑕疵为什么国外的没有,他就有呢,而且还如此坚持?
李国庆:我觉得这是两种极限,种是大公司的产品,一种是小公司的趣味。
曾德钧:像Hi-End这类产品注定就是小众的,不可能是一个工业化生产的,一旦进人工业化生产.它就很难……
张巍:我的疑问是国外像也是小作坊手工调的,为什么就会相对稳定,不像我们国产的可能听段时间就会有接触不良或者有电流声之类的问题?
曾德钧:你说的关氏,我是很熟的。在国内,最早动手做胆机的就是我跟关氏,当时就有南曾北关的说法。关氏在国内而言,对理念还是比较坚持的,他是一个真正做Hi-End的人。Hi-End的特点就是个性化,个性化就一定是有长处有短处的。国外的东西,它没说不表示它没有,但关氏这么个性的又相对比较少见,他说我不做Hi-Fi ,只做Hi-End”。他制作的产品看起来好像挺粗糙,但声音稳定性比较好,风格一致。上世纪80年代,我们两个是最早做胆机的人,我对他和他的产品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事必躬亲,除非订单多了,会找个帮手,自己也会亲力亲为,包括挑选元器件、调音等。
音响产品的文化性

曾德钧:刚才提到小作坊的做法,其实如果自己封闭着做就还好,但如果跟外面的比,那差距就太大了。
张巍:国内的仿制品很多,他们通常的口吻是,国外多少钱,我们多少钱,我们的用料和做工不输给国外,但价格要便宜得多,他们把自己的东西定义为是一种高性价比的商品。
李积回:为什么会便宜呢?你同样把人家的东西全部模仿在一起也没问题,核心的问题是要经碍起市场的考验。比如现在听自的一这对陶瓷喇叭,它会通过CES、慕尼黑音响展得到很多反馈,它并不是一个人所能决定的。还有你刚才提到Goldmund CDPioneerDVD的事情,我有个经历,可以告诉你。Goldmund解码器的设计师自己出来做了一个Orpheus(天琴)的品牌,产品元器件无所不用其极,为了避免谐振,他用整块的铝切削出一个机器的框架,但声音永远也不能超越Golomund
曾德钧:我再说说我的看法,这许多年来,我也做了不少产品,并且自认为心胸还是比较开放的,也持续的在学习。我认为音响的产品涉及两方面,一是技术,二是文化。技术是可以模仿的,文化是不能被模仿的。
产品总说设计理念,设计一个产品的理念是融化在里面的,当人家模仿的时候,他很难模仿到你的理念。就好像一样的毛笔字,人家写的就是王羲之,你写的就只够做春联(笑)。
李积回:有很多人跟我说,这个音响还有前途么,音响还能够活多久?我想得很简单,比如手机有很多便宜的,为什么你会买iPhone?因为它好嘛。追求好的东西是人的本性,音响也是一样,你能做得好,总有会欣赏的人
音乐爱好者与音响爱好者 

曾德钧的家

李国庆的家

李积回的博物馆
张巍:你觉得音乐爱好者音响爱好者之间有什么区别,真有这样的分类么?
曾德钧:绝对有这样的分类!
张巍:我觉得音乐爱好者,他也不会罔顾音质的吧?
曾德钧:这要看条件。
李国庆:那也不一定,有些人听收音机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曾德钧:我跟你说,我就讲一个典型的例子,有段时间不能接触音乐,忽然可以听收音机了,我就听西安音乐台,那感觉特别美。
张巍:对对对,这就是你说的,看条件。那我的问题就是如果条件允许了,还有音乐爱好者和音响爱好者之分么,条件允许的话音乐发烧友也希望音响发烧吧?
曾德钧:这里面一定是有流派的。音响发烧友是,买了很多音响回来.他对音乐不熟悉,成天接线换器材换喇叭.要听的CD碟就那么几张,砸玻璃、1812大炮、打雷闪电,人声就是蔡琴,低音就是《咖州旅馆》,高音就是《爱的力量》,《渡口》、《天空》、《我的太阳》就这些,是有这种人的。至于,音乐发烧友,我觉得是最有个性的,他要的只是音乐.这是我要的音乐,就够了,用什么器材,得到的是不是最好的声音,那都不重要,他们看中的是旋律,不是音质上的细节之争。没有彻底的发烧友、绝对的发烧友,真正的发烧友是自然的、内心喜欢的,才去体现的。
李国庆:像李总这样的也是,不喜欢不可能做音响博物馆。
李积回:我的满腔热情都在这里了。但是我总觉得什么呢,很多人说发烧是个性的东西,我觉得发烧不是你说的算,而是人家给予你的东西。我自己说的算,我也鼓励这种说法,但是太个体了,我是发烧友,不仅仅是我有唱片我有音响我就是发烧友.而是说在这个群体里你发挥的作用是什么。我做博物馆,要通过交流、传播,在表现自己的个性同时,不断完善自己。如果只是自己发烧.那我有几套音响就很过瘾了,但那就太封闭了。
张巍:有没有觉得大部分发烧友都是无私的?
李国庆:那是因为没有人跟他欣赏这个宝贝,天天自己守着多难受(笑)。
曾德钧:所以,器材发烧和音乐发烧多少是有区别的。
张巍:在买房以前,我也住过不少地方了,高档社区还是城乡结合部,不管是老人还是少壮,是多媒体音响还是发烧音响,敞开门窗,你不听都得听,什么龚王月的、邓丽君的、后街男孩的……
曾德钧:音乐爱好者也是需要别人的认同,或者需要感染别人。
张巍:如果,我这个时候敲门,不是投诉,而是赞他声音特别好,想学习学习,他就会特别热情。
李积回:对对对。
李国庆:找到知音了嘛。我觉得大部分的人,还是很孤独的,但是他享受这种孤独,在享受之余还是希望偶尔有更多人理解他的这些东西,把这些好东西跟你分享,没有知音,自己琢磨也挺累的。
午夜音乐特别美

李积回:我一直都说,人多的时候听交响乐.人少的时候听小调,小调能勾起你的一些情感。
张巍:你说这个我就想起来,我们总觉得过了午夜零点以后,听音乐那感觉跟平时不一样。
李国庆:我也想起来之前周道发微博,说晚上十点还是多少点以后,是230v,白天大概220V,所以晚上声音就会好一点。
李积回:我觉得这个是有误区的,不说是电的问题,当然不专业的说,电力够,发挥的效果就更好但抛开电力,说干扰,我觉得平时空气中充满了各种干扰,比如无线电这些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零点以后.干扰就大幅度减少了,也会影响音质。
张巍:我觉过了12点,人的心境也有变化,也会影响到听感。像我一个人,过了午夜还没睡,听一些老歌就会勾起很多回忆,然后就会感觉特别伤感,或者陶醉。
曾德钧:我原来睡觉也是基本上到一点钟左有才睡.为什么要那么晚,因为晚上12点以后,香港音乐台的内容都是一些爵士、蓝调之类的,特别好听。特别是用收音机听的时候,那感觉更棒。
张巍:我念书的时候在北京,就特别想听一点不是讲普通话的电台,但南方的一个也收不到,现在到广州了,仍然收不到香港台,或者音质很差。
曾德钧:现在就不必选择收音机了,可以网络收听啊,像Linn的古典和爵十.只要你家里的网速够,Linn的压缩率一般都在三百多K.音质还是不错的。
CD与云音乐的未来

李国庆:说到Linn,上次我们在海印听过一次,他就是把CD倒到硬盘里去,无损云播放,他说这个声音比CD更好,我们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从CD提出来的声音会比CD原本的还好呢?
张巍:他说CD原本读取的时候,有掉码,有Jitter失真等等问题,FLAC是抓取出来的数据.1就是1 0就是0,不会有损失,播放效果完全取决于解码器,这是真的么?
李积回:他说的抓取应该不是从CD.而是从母带或者母盘上抓取。
李国庆:不是,他说就是CD曾德钧:他这么说,我可以讲当你们不懂技术的时候,这里面杂糅了商业成分以后,你们就分辨不了了。我了解这方面的技术,如果是44.1KHZ的数据从CD里抓出来,再播放,声音绝对好不过CD。因为目前的解码时钟无法与CD完全同步,是一定会存在Jittc问题的.如果不能够做到独立时钟的话,是很难比CD更好的,但是异步时钟,未来两三年会成熟,是有可能的。另外,从母带抓取192KHz/24bit或者384KHZ/32bit的声音,一定会比CD441KHz/16bit的要好。这几年,数字化音频会发展的很快,这里面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就涌现出来了。

李国庆:我就想请教一个问题了,未来肯定是云音乐了,买CD也好黑胶也好,都是小众消费群,而目越来越小。但,按照你刚才说的意思,未来云音乐的音质不仅能保留CD的水平,还能更好么,只要带宽足够?
曾德钧:那当然啊!当带宽不存在问题的时候,可以直接把母带通过流媒体的方式,在播放器里直接播放,这一点在视频上已经实现了,比如在家里有线不存在带宽的限制,播放4K-点没问题,但是当你通过电视台发射的时候,这个带宽就是个大问题了。但声音对带宽的要求不太高,像上次华南数字音乐研讨会上.就有一个香港网站宣称可以提供付费的母带品质音乐的下载。
李积回:它真的是母带吗?
曾德钧:问题就在这啊。
李积回:我有母带,我干嘛还提供给你版权,我自己就可以不停地刷了,这就是剧钱啊。所以,我觉得它那个说是母带,但一定会有保留。
曾德钧:所以刚才张也问了一个问题,在淘宝上能买到的这种APEFLAC无损的,号称是头版的、金圈银圈的,你能保证它真的是头版的吗?第二,他们真能用很高级的设备来抓取么?原则上,如果使用录音室级别的装备去抓取,音质可能跟母带差不多,只能说差不多,但还是有差别。
李积回:这个问题其实是很简单的,一杯水A倒到另一杯水B中,A一定是比B多一点东西的。音乐也是一样,第一版的东西肯定比后面的版本多。
李国庆:这个在黑胶年代最明显,因为黑胶是刻录的嘛,越往后刻越不行。
张巍:我想接着说那个云音乐,那就是说以后云音乐会跳过CD.直接从母带抓取高比特率的数据上传到服务器,然后在本地播放?
李积回:那肯定不行啊,那么大容量的东西,下载需要多少服务器,需要多长时间等待?
曾德钧:这不是问题,将来会有海量的服务器在云端,全世界会有很多供应商提供无差别的服务。当然.顶级的Hi-End的用户还是会买黑胶买CD.但我们讲云音乐是大众化的需求。
李积回:这就好像是收音机,为什么以前听会有一种感觉,因为以前是用黑胶播放,用开卷播放,顶不济用CD.现在都是用硬盘,用MP3(笑)
曾德钧:现在电台播放直接用128kbps320kbps的都很少.CD就更少了,特别是国内的电台。
张巍:所以,甭管是音乐发烧还是音响发烧,都局限于本地?
曾德钧:不是,这里面又不一样。音乐爱好者和音响爱好者所关注的细节不同。
李积回:音乐爱好者关注的是风格,音响爱好者关注的是现场感。
曾德钧:对,就像外面走廊里的TAS天碟,如果在音乐爱好者看来,他们不会把这些碟的,他不赞同的,这一定是音响爱好者选出的。
张巍:如果老公是音响爱好者,老婆是音乐爱好者,那这个家庭就完美了。
李积回:这个很少有啦,哈哈。
为什么Hi-End这么贵

张巍:我之前有看过刘汉盛和刘仁阳的对谈,他们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买一套音响十几、二十万就很好了,但现在没有百八十万,都拿不出手。为什么这个市场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说始作俑者就是这个Avalon.因为它在2003年面世的时候,张口就叫价一百万,之后但凡是个Hi-End品牌部标高价,之后就导致音响市场畸形了。
李国庆:我刚才也想说现存的音响市场特别畸形,它宣传推广部是很专业的音响杂志,局限于一小撮发烧友,永远都在这个小圈子里蔓延。
曾德钧:这里还应注意一个现象,一个是这些年整个物价水平一直在涨。
李积回: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曾德钧:再一个.Hi-End音响只能是一个很小的群体,它要维持生存,只能做高价。
李积回:我还了解一个情况是这样的,我进入这个圈子不长.99年才开始玩的,第一个上手的就是力高,但从力高就看到了整个音响市场现状的原因——代理商的更替。力高那个时候跟雅典合作的时候,还有贵丰、马田卢根、Audionote.现在JBL,做得非常好,经常参展、推广,这些是看不见的费用。然后,正在收获的时候,突然就换了代理,把这个品牌交给别人去做了,那我怎么办,我几年的心血都为他人做嫁衣了,所以这就导致现在的代理只谋求眼前的利润.不再死心塌地的为一个品牌发展谋求。更重要的变化来自厂商,比如Mark Levinson,被哈曼集团收购以后,整件厂子都散了,我的Mark 40出问题,厂商不能够再提供完善的售后保障服务。我不是说它不好.Mark还是有很多顶尖的工程师,但是我没有信心了,它的品质和售后非常不稳定。
张巍:我听说Mark Levinson现存基本上就是靠卖牌子来挣钱的。
李积回:一方而代理商急功近利,一方面是厂家的更替。不要说Mark了,包括华富,之前也是卖马田卢根,卖音乐丝带的线材也卖得非常好,你知道它为了推广付出多少吗?后来厂家问他们能不能给一个销量的保证,华富比较保守,没管应,结果厂商就把代理权给别人了。可是反过来说,厂家也没办法,他们也要生存也要发展。这里面还有一个脱节的问题,就是谁代理都没问题,谁有钱就给谁,但你得给我一个销售数字的保证。这就麻烦了,一方面消费者渐渐远离二手市场,因为他们觉得二手产品是不完整的,然后正品又面临着山寨、DIY等的冲击,代理包销产品,压力很大。他们现在的做法就是,把价钱担得很高,10块钱的东西我提到100块钱来卖,然后9块钱给二手,让他们卖10块钱,其实代理是8块钱提的货,只赚一块钱就完了,走销量。结果,现在新出的产品直接变成二手的了,这种现象特别普遍。所以,你说为什么价格虚高,原因就在这里。
张巍:KEF LS50刚发布,淘宝上七八千块的叫价就比比皆是了,不用说也是这个原因了。
李积回:对。你还别说,淘宝也把整个音响、家电市场的格局完全改写了。
李国庆:淘宝的渠道很多,水货、代理、厂货等,你不卖别家卖。
张巍:对,那天陪欢哥去买艺术家功放的时候,也谈到淘宝了。艺术家的代理是中坤音响,说到价钱,他说这个外面报价要11.800块……
李国庆:我兑淘宝才卖8 000
张巍:然后,你知道当时他的脸色有多难看吗?
李国庆:但他也承认淘宝的价格。
张巍:他说他做不了那么低,淘宝没有店,不需要交铺租,但是消费者有自己的想法,同样的东西,我肯定买少的,不可能因为你要交铺租,我就要多花钱。
李积回:说白了,就是消费者不相信眼泪。
张巍:他也说到维修保障的问题,但社会上其实有蛮多解决途径的,他还说到店铺提供试听环境,最悲催的就最是,试听完了还是上网上买。
李积回:那你不给人家听,你就更没有机会卖啊。
张巍:但这就是个恶性循环啊,就好像我们去买书,现在很多书店把书包起来了,因为很多人浏览了之后,去网上下单,所以它不让你看,可是网上还有简介有图片,有读者推荐和评价,书店这些资源更匮乏。
李积回:所以,书店会死掉就是这个原因嘛。台湾的诚品书店为什么可以来到大陆,因为它是醉翁之意不存酒,书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地是服务,可以欣赏音响,也可以喝咖啡、购物等。有时候,单一、陈旧的品牌会很容易死掉,就是这个道理。
音响旗舰还是价格旗舰

张巍:现在中国人是真有钱了哈.大部分音响品牌感觉都被中国人收购了。我的问题是,这些音响被中国人收购了以后,还自所谓的英国声美国声日本声
曾德钧:我可以讲的是慢慢在变。我现存就在和一个厂商台作,这个厂商手上就有很多英国、欧洲的品牌,还有Harman的设计师已经基本上都是中国的设计师了.现在的发烧音响,如果要追求真正的声音和品质的话,还是要回到最开始。所以.像关氏音响,虽然有工艺差等不足,但我觉得他这种坚持还是值得尊重的。以品牌加运作来圈钱的不在少数,像现在这个房间里的一对喇叭的材料成本,原则上不会超过两万人民币,但就这两万块钱能用心做好,做得很有品位很有文化,不多,像PMC这么好口碑的不多,好东西,很多人都会说好。有些东西真不值。
张巍:我在论坛上看过很多Tannoy的评价,最多赞誉的还是西敏寺.看香港的AV论坛,他们对Tannoy的观点就是新不如旧
曾德鈞:对,Tannoy音箱就是旧的,要买1980年代以前的,90年代以后的就不行了。
张巍:他们对新推出的2013款旗舰喇叭的评价,也只是说价格旗舰了。曾德鈞:现在的旗舰只是最贵的,才有人叫好?
张巍:所以,现在的音响就要卖的贵,才有人叫好?
曾德鈞:其实,我们现在说的都还是走渠道的,还算好的,还有一部分走奢侈的路子,专门在俱乐部的圈子里玩,一对音箱起价最低一百万.那个价格更虚高的离谱。
李国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古典音乐,在唱片这块基本上达成共识了,就是旧的好新的差。那么,音响和功放上面也是新不如旧么?
曾德鈞:这个新不如日还是旧不如新,要看品牌的态度。有的品牌,不点名了,到现在除了一个招牌什么也没剩下,但是说到认真的,现在一些晶体管功放做的真是好。这里面没有绝对的。品牌最好是要延续,一旦变了,那就很难说了。另外,品牌最好还是掌握在一些有文化的人手上。好像金嗓子,在日本还是家族在运作,这个品牌就可以。相反,Luxman力士一旦品牌被收购了,就完了。
李国庆:为什么日本金嗓子的评价现在都不是很高呢?
曾德鈞:直以来,日本音响品牌的评价都不是很高。
张巍:现在为外人认可的,大概也就剩下TAD了。曾德鈞:家族式运作或者创始人不变的情况下,品牌还是有保障的,一旦被后任者继承,他可以继续运作公司,可能维持一段时间,但理念不可能完全继承,品牌一定会变的。
李积回:前天,我去香港雅典,跟瑞士的两个从业者交流了下,一个年轻人,一个上了年纪.因为我刚好跟他们订一对贵丰的旗舰,全球首对发表,可能就在我这里。贵丰以前给人的印象是什么,是铁甲威龙,声音很暖,给人的感觉是力大无穷。然后,厂家想创新,这个无可厚非,贵丰很重视香港的市场,也很重视雅典的代理商,因为市场数码化非常明显.此外老产品不管怎么改进,价格也不可能提得太高,只有新产品才有可能翻倍,这也是一个规律。后来08年,贵丰就推出全设计的ColosseumReference Standard直立式椭圆型功放,售价倒是上去了,但销量下来了。再后来,贵丰推新品就又回到原来的风格。另外,古典音乐源自欧洲,新老交替青黄不接,像马田卢根、YG都是老的新锐品牌,他们的技术总监给我来试音的时候,都是爆棚的,都是流行的形态的内容,没有把古典音乐作为试音标准。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因为格局变了,很多东西都跟着变,比如cO,数码化以后诞生了很多规格,红光、蓝光、LPCDSACDXRCD等等,但人耳能接受的最舒服的还是CD现在有技术可以将母带提取出来压成很接近现场的CD.但现场感你在现场有,回家听就没有了。现场的氛围让你的耳朵愿意承受那种刺耳的撞击声和嚎叫声,但家里你承受不了,半个小时都呆不住。我请朋友来看投影,我用的是Sony_三枪投影机,他们一看就说,我说没关系,你看一小时两小时下来,看谁舒服。你在我的试音间里看到那台7000流明的三洋投影机,你看得很过瘾,十分二十分半个小时都没问题,因为你心不在那里,你没有把停留的感觉带进去,你会接受那个级别的光度对你的刺激。包括现在看书,你们玩电脑都很清楚,看电子书一个小时,眼睛就干巴巴的,但看书就很舒服,不用操心电池、病毒、开关机什么的,不想看合上就是了。还有很多人问我,黑胶有那么多魅么?模拟的东西不是落后的吗,数码不是已经至高无上了吗,它不是可以代替一切了吗?为什么现在还有好多人追求模拟的东西呢?
张巍:模拟的糸西不是落后,是不方便。
李积回:也不是不方便,你把发烧的焦点放在里面,那便是乐趣无穷。
就好像在家里吃饭,吃自家菜,那种心态是一种享受,你要是想快,买盒饭嘛,不用等那么久,又省事,但心不在那上面。
张巍:所以说发烧友的发烧就是一种折腾。
李积回:对,但那种折腾其实是一种享受,说得过分一点,将来3D5D12D都流行了,你还需要找小姐嘛;所有营养都在一瓶水里,你还需要嘴嘛,人就蜕化了,也是进化。
李国庆:科技进化,人退化了。
张巍:就好像《WaII-E》里面描绘的人类一样,只能吸收流食,都不会直立行走了。
李国庆:那你觉得哪种形态好,是黑胶,还是开卷,还是CD?
李积回:对我来说,什么方式都没所谓,关键是适合自己。你到我家里,就会看到,我的播放器非常多,不会是一个播放器把所有软件都播完,有SACD、有CD、有黑胶、有录像带、有LD.我都有。人们说男人也有月经,意思是男人也有一段时间特定需求的规律,好像我到了一个时间就想看LD,或者想看家庭影院,当然这个要有条件,没有几个人像我有几个房间这样,但有条件还要有心情。音乐发烧,是任何发烧方式中最有价值的一个。

                                            
   本文选自2013年8月总第155期《万家科学画报》,感谢《万家科学画报》杂志为世界发烧音响网提供文章!
                                              世界发烧音响博物馆欢迎各大音响杂志社提供杂志!
                                              联系电话:13926353332  石先生
                                                                                                                    座机:0662-6600692
                                              联系地址: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东城镇那霍工业区一号
                                                       十八子集团三楼世界发烧音响博物馆

修改记录:
*******
  共有0位网友回复了该内容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随机挑选


扫一扫
手机阅读或微信分享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粤ICP备09110334号-1
Copyright 2009 AvLe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阳江天气
开馆时间:上午10:00 - 下午18:00
联系电话:13926353332 石先生
地点:阳江十八子集团总部三楼世界发烧音响博物馆
正在加载数据...